营销观点

二线酱酒加速攻掠 谁能进阶一线?

分类:软文广告  时间:2021-04-08
声明: 本文及文中图片系网络转载,供学习交流使用,若来源标注有误或涉嫌侵犯著作权,请联系0371-63379928,核实后我们将立即修改/删除。

  疫后届春季糖酒会,备受关注的酱酒军团会有哪些动作?

  实际上,收获了绝高增长率的二线酱酒企业,已经纷纷把扩大销售覆盖面、布局空白市场作为下一步的发展重点。可以预见的是,新品发布、宣传造势、与重点区域经销商的签约仪式,将贯穿本次糖酒会整个活动周期。与此同时,业界也在关注,这些疾速前行的酱酒企业,谁能在这场大战中脱颖而出,跻身下一轮周期之中的准一线乃至一线阵列?

  二线酱酒跑赢了行业

  今年3月27日,丹泉酒业在西安成功签约团购经销商铭嘉轩商贸有限公司。据悉,此次签约的产品为丹泉酒的高端产品洞藏30,首单打款500万元。丹泉酒业西北大区总经理、国家品酒师王虎表示,丹泉酒业在西北市场开拓时间并不长,但是借助于酱酒消费氛围与正确的营销模式,旗下产品在西北市场迅速崛起。实际上,这是丹泉酒业加速发展、在全国攻城掠地的一个缩影。

  早在2019年,丹泉酒业方面就发布了发展规划:目标到2020年,销售收入达到100亿元,打造全国的白酒企业。根据业界的推测,丹泉酒业在2020年度实际销售额大约为30亿元,尽管未达到此前的预期目标,但是其增速已经超越了大多数酒企。高增速、快扩张几乎已经成为诸多二线酱酒企业在2019年之后的标准写照。在遵义产区的核心之地茅台镇,俨然已经成为当地除茅台之外梯队的国台酒,同样在这些年保持了高增速状态。

  从2017、2018、2019这三年的经济指标来看,国台实现了三级跳式的持续跨越,销售先后突破了10个亿和20个亿,利润由1个多亿增长到2个多亿,再到4个亿。值得一提的是,国台酒业在2019年11月底已经完成预定的20亿元年度销售目标,全年增幅达76%;利税突破10亿元,利润达到4亿元。这在整个白酒行业算是比较高的增长水平。

  位于遵义市的珍酒同样是近年来炙手可热的酱酒新星。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珍酒集团仍实现逆势增长,销售额接近20个亿,超额完成任务,销售额同比增加了67%,连续5年保持两位数增长。金沙酒业的高增速同样惊人。

  根据官方公布的业绩,2020年,金沙酒业实现销售收入超27亿元,按照2019年15.26亿元的销售收入计算的话,2020年,其销售收入同比增长78.3%。无论是国台、珍酒还是金沙、丹泉,都以动辄60%以上的销售增速,将行业平均水平远远抛在了后面,体现了酱酒军团高的爆发力。

  产区与企业叠加优势明显

  在2020年获得快速发展的基础上,诸多酒企提供了更为激进的发展目标。以珍酒为例,其提出2021年的规划为在2020年基础上再力争增长80%,也就意味着,2021年珍酒将会迈向更广阔的天地。不光是单个企业的爆发力惊人,酱酒企业背后依托的产区,同样制定了远超平均水平的发展规划。

  今年年初,遵义发布《中共遵义关于制定遵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进一步明确遵义打造世界级酱香型白酒产业基地核心区的方针战略。根据规划,遵义力争2025年白酒产量达到60万千升,白酒产值超过2000亿元,到2035年,除茅台外,再培育一家产值超千亿元的地方酱酒企业。

  遵义方面要以茅台酒为,加快培育一批百亿产值、千亿市值的白酒企业;做强茅台镇核心产区,加速发展习酒产区、土城产区、董公寺产区、鸭溪产区、赤水产区;支持仁怀建设遵义副中心城市。据权图酱酒工作室2020年初发布的数据显示,以遵义为代表的贵州酱酒产能达到了47万千升,占到全国酱酒产量的85%。

  也就是说,在5年之后,遵义产区的酱酒产能将有较大的提升,其产值同样增速惊人。一方面是酱酒行业优势企业的集体狂奔,另一方面,则是中国白酒行业整体的少有下降,这实质上体现了行业的分化之势已经更为明显。

  2020年1~12月,全国酿酒产业规模以上企业酿酒总产量5400.74万千升,同比下降2.21%,其中白酒产量740.73万千升,同比下降2.46%。

  业界认为,酱酒的热与白酒业整体的稳中略降,实际上体现了消费潮流的改变,消费者已经从对白酒的普遍接受,转为通过对香型与品牌的挑选,更集中于少数领域与少数品牌。不过,在诸多优质品牌狂飙突进的同时,酱酒领域仍存在着欠缺大型企业集群的现象,以茅台镇为例,这里90%以上的企业为亿元规模以下的中小型企业。

  还有谁能跻身一线?

  酱酒热潮下,谁能跻身一线,撞线百亿?业界认为,酱酒热的出现已经改变了行业态势,除了已经高居一线位置者,一批二线酱酒品牌的高增长表现,实际上也让酱酒军团成为这一波发展的。按照“百亿”门槛来看,目前酱酒中以二线品牌居多。

  当前,酱酒企业中除了茅台、郎酒(旗下包含浓香产品)之外,习酒(茅台集团旗下)也已经跨越百亿门槛。北京卓鹏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首席顾问田卓鹏指出,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燃烧的酱酒热,确实正带来酱酒企业销售额的集体大爆发。

  田卓鹏表示,2020年,除了国台突破40亿,天朝上品突破40亿,金沙突破30亿,郎酒突破100亿,丹泉向30亿进军,武陵突破10亿,钓鱼台破20亿,云门进军20亿,习酒突破100亿,茅台系列酒进军200亿,北大仓突破10亿,赤渡突破5亿,仙潭突破10亿,仁怀酱香酒破10亿······都将成为事实。

  这意味着,虽然在这些二线品牌中,目前鲜有达到50亿以上者,但是动辄20亿以上的体量,在整个酒行业也属于颇有分量的存在。再加之酱酒近年来的高增长,意味着这一集体有望改变白酒行业的整体格局。

  “若以个别企业年均增60%以上的速度来计算,按照20亿元为基点,那么,很快将有一批企业突破50亿元大关。”有业界人士认为,这在目前白酒行业整体增幅偏低的情况下分外难得,意味着酱酒军团之中将产生一批够得着百亿门槛的优势企业。但是,高增幅意味着需要有高产能来支撑。对于工艺复杂、对贮存时间条件要求颇高的酱酒业来说,这并不容易达到。在这种情况下,诸多企业开始产能提速计划。

  按照已经披露的“十四五”规划信息显示,在最为重要的酱酒产区遵义,有包括习酒1.9万吨技改、国台酒庄1万吨优质酱香型白酒技改、金沙酒业1万吨酱香型白酒扩建、步长集团洞酿洞藏酒业50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劲牌酒业新增1.5万吨酱香型白酒技改等工程逐一落实。这意味着,二线酱酒企业的比拼,将更多从单纯的市场布局之争,转为内在的产能与品质之争。

评论

发布

评论(共0条)

关注美酒招商网官方微信

该二维码7天内(前)有效,重新进入将更新

其它相关新闻

[更多]行业新闻

返回美酒网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版权所有:9928美酒招商网